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破天第九百九十五阮公子节能

2020-10-01 来源:武汉娱乐网

破天 第九百九十五 阮公子

第九百九十五阮公子

“好!”丹轩应下,抬步朝着殿中走去,身后,宫雪尘和一名老太监紧跟在后。

会客厅中,丹轩坐在主位上,阮华天等人均是站在厅下,却都是站着,不敢坐下。

“都坐下吧,朕就是来看看,不需要这么拘谨!”

丹轩如此一说,阮华天这才与其三位夫人坐下。

丹轩目光望向阮华天,笑道:“对了,怎么不见令郎呢?”

丹轩自然指的是阮璟。阮华天连忙拱手道:“承蒙圣上抬爱,如今,犬子就任殿前近卫军督抚,也是圣上钦点的官职,这小子有这官职在身,现在也比从前收敛了许多,也听话了许多!犬子,现在应该正在殿前当值,不过这个时间,应该也快回来了!”

丹轩大笑一声,其实他今天来到阮将府,其实真正目的就是想看看阮璟这个家伙。

“是吗?那朕可真就是公德一件了!”丹轩笑道。

然而,丹轩话音方落,只听见厅外忽然传来一声马匹嘶鸣声,一名青年快速在府们前下马,他一身银铠,英姿飒爽,下马后便直奔门内而来。

门前的两名军士躬身行礼,阮璟却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一路狂奔,快步进府,直奔会客厅中!

“丹老大,丹老大,你总算回来了,你可想死我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也是企业从优秀走向卓越的必然。做出变革的决定并不容易刚刚落下,阮璟便已经快步走进会客厅中!

“放肆,一点规矩都不懂!怎么跟圣上说话呢?”阮华天豁然起身,怒斥自己的儿子。

阮璟连忙吐了吐舌头,不过眼见丹轩还是有些激动,就像是许久未曾相见的兄弟一般。老爹目光逼人,阮璟无奈,只好躬身拜道:“殿前近卫军督抚,阮璟,拜见圣上!”

“起来吧!”丹轩微微抬手,却是忽地起身,走到阮璟身前,道:“阮将军,就让阮督抚带朕到府中逛逛,雪尘,还有你们且先忙你们的吧,都不用跟着了!”

说着,丹轩朝着阮璟偷偷递了眼色,然后背手朝着厅外走去,阮璟紧跟其后。

“圣,圣……”阮华天不禁有些愕然,抬眼,丹轩却已经走出的厅外,阮华天不由得叹了口气。

眼见四周没人,阮璟一把搂住丹轩肩膀,大笑道:“丹老大,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把我忘了呢!”

“忘了你?”丹轩眉毛一挑,道:“忘了你我能给你安排这么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职位吗?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让你当这个职,可真是力压众议啊,当时在朝堂上,就连你爹都反对,我可是一意孤行啊,你小子可别给我丢脸,干出点样来让他们瞧瞧!”

阮璟忙拍着胸脯,道:“这你就放心吧,丹老大,不过话说回来,这殿前近卫军督抚还真是个光鲜至极的官职,自从我就任此职之后,这明里暗里跟我父亲表明想嫁入我们阮家的皇城贵胄们可是多如牛毛啊,烦都烦死了!”

阮璟很臭屁地道。丹轩却是白了他一眼,道:“你看看,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吧,总不能就一直这么单着吧?”

“这你就不懂了,丹老大,有的时候,单着可比有归属有趣得多,万一我将来娶了个悍妇,这快活日子岂不是就没有了!”阮璟不以为然地道。

丹轩却是一脸黑线,心道:你这样的,就得让你娶个悍妇,否则换个小绵羊的女子,岂能管得住你?

二人缓缓朝前走着,下人们见到阮璟纷纷行礼,却都见丹轩面生的紧,都以为又是少爷领回来的狐朋狗友,便也司空见惯了。

“哦了,有一件事情,我还请问你,是关于你那位姑姑的!”丹轩忽地想起了在汴安城发生的事情。

“姑父?”阮璟一脸诧异,似乎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姑父。

于是乎,丹轩便将曾经发生在汴安城的事情跟阮璟讲了一遍。阮璟听后一拍大腿,道:“对对,我想起来了,我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姑姑,不过,我只是听说,我的这位姑姑好像曾经做过什么有损家风的事情,我爷爷就是被她气死的!都好些年没有任何来往了,这个家伙竟然还拿我爹来压人,恐怕他当时怎么也想不到,他用来压的乃是如今大靖王朝的皇帝吧!”

说到这里,阮璟大笑,丹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远处负责来往的阮府下人看着跟发了疯一般的两个人,心道果真是狐朋狗友,一看就是痞不进则退。为什么别人的分销做得很好子一流的!可是他们哪里晓得那个被他们称为痞子少年的真正身份呢?

……

匆匆十日一晃而过,卫将府中,校场内,卫子夫手持一柄阔人重剑,目光凝聚在校场中央的一块大石头上,他忽地几步助跑,迅疾如风!

校场四周,围观的军士们均是一阵惊骇。

卫子夫狂笑出声,手持巨刃忽地迎风而起,然后急速斩下,重剑划过巨大的弧度轰然落下,直接劈砍在校场中央的那块大石头上!

“嘭!”一声巨响之后,那块石头在巨力之下毫无悬念地分崩离析。

四周围观的军士们欢呼叫好,卫子夫手持重剑斜指大地,一副凛然大气的杀神模样。

“看来,卫将军恢复得不错嘛!”

校场边缘忽然传来一名少年的声音,卫子夫定睛望去,却见丹轩带着尉迟威缓缓走了过来。

卫子夫连忙上前躬身拜礼,道:“不知圣上嫁到,末将有失远迎!”

“行了,不必拘礼!朕今日就是来看看你,看来,你这伤恢复得不错嘛!”丹轩笑道。

尉迟威也在一旁附和道:“来之前,我还和圣上打赌,赌你能不能下床呢,你小子倒好,竟然都能纵剑劈杀了,害得本将军白白输给了圣上一顿酒钱!”

卫子夫却是白了他一眼,道:“你还缺这一顿酒钱吗?你缺我可不缺,不如今日我做东,就在我这府上喝几杯如何?”

尉迟威狂笑道:“我尉迟威难道还怕你个病人不成,就不知道有些人可曾害怕喽?”

有些人自然指的是丹轩,丹轩朗笑一声,道:“何惧之有,放马过来!”

话音落,三人大笑不已。

本书来自:

七台河白癜风治疗费用
小儿肚脐贴怎么用
银屑病治疗方法哪种好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