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圣印至尊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全之行VS赖星洲!

2020-02-26 来源:武汉娱乐网

圣印至尊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全之行VS赖星洲!

“哗……”

在场中一片,夹杂着诸般十强选手名字的喧哗声下。

作为本届顶尖大会十强的十位选手,也是同时登上了中心的那个圆形擂台。

此刻,在梦风等十人的面前,轻尧世家的长老,已然从高台上,落到了他们之前。一张正方形的桌子,摆放在了后者身前。其上,有着一个完全封闭着的抽签箱,由于箱子是以水晶制成,所以完全呈透明状。

可以清晰的捕捉到,水晶箱子中,那十颗塞着签纸的蜡丸。

在场中无数人的呼声下,作为本次顶尖大会举办方的轻尧世家种子选手,轻尧天纵率先走出一步,走到了抽签桌,在场中无数的目光之下,从水晶抽签箱内,抽出了一颗蜡丸,交给了前面的轻尧世家长老。

“六号!”

只见轻尧世家长老拆开蜡丸,将其中纸条抽出,围绕着场中旋转的展示了一圈后,才将签纸放到了一旁。同时,在高台之上,那并未散去能量面板上,重新归列,变为十强选手名字中,轻尧天纵的下方,多出了一个六。

十强战,将决定出十位选手的排名,每位选手,根据抽签来决定对手。

十颗蜡丸中的十张签纸上,写着一到十。抽到一的选手,他的对手会是抽到六的选手。抽到二的选手,他的对手是抽到七的选手,以此类推。

此刻,轻尧天纵抽到的是六,他的对手,将会是接下来抽到一的选手。

接下来这一场对决,关乎着的,与之此前势力战时一样,将进入胜者区和败者区。进入胜者区的五人,将直接晋级本届顶尖大会,个人淘汰赛的前八名。而败者区,则将以随机抽签的方式,决定出其中一位选手轮空晋级。剩余四人,进行一对一的对决。胜者晋级,败者淘汰。

两位选手,将在这一回合被淘汰。

在这之后的第二回合,八强选手,胜者区的五人,将拥有一次选择权。可以在轻尧世家长老抽签出他的对手时,选择更换对手。不过其他四位同样拥有选择权的选手,则可以用自己的选择权,来否决了某位选手要更换对手的选择。

总而言之,选择权在第二回合,具备着相当大的效用。

因此,这第一回合进入胜者区还是败者区的一战,无疑就变得十分重要了。

而此刻的抽签,无疑将很大因素的决定出,十位选手的命运。

在轻尧天纵后,第二个进行抽签的,不是别人,正是全之行。

二,这是全之行抽签的结果。

在他之后,美到让人窒息,素面朝天的龙艳雪施施然的走上前。

当轻尧世家长老拆开蜡丸,看到其中签纸上的数字时,他那张老脸上显然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半响后,才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了签纸上的数字。

一,单单的一条杠。却让整个轻尧世家上下,或者说,在场小半的群众,不禁一片的哀叹。

一对六,也就代表着,龙艳雪的对手,无疑正是先前抽到六的轻尧天纵。

先前轻尧天纵才落败给龙艳雪过一次,轻尧世家长老以及场中众人,对于这一场对决,自然完全是一点也不看好前者。

看着这个抽签结果,基本就已经可以看到一位胜者区和败者区选手的结果了。

在这之后,赖星洲、郁北等人纷纷上前进行抽签。

当看到赖星洲的抽签时,场中直爆发了一阵沸腾。因为前者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全之行。两人同作为冠军热门候选人之一,可以想象,这一场对决会有多么激烈!

毕竟无论是全之行,还是赖星洲,都可以说是在古宗决斗场第七层小世界成名已久的年轻一辈存在。两人至今为止,还未曾交手过。因此无数观众,对于这一场对决,也是这两人在世人眼里的第一次对决,都是异常的期待。

至于梦风,这一回合的对决,是来自于龙州第二势力,元龙宗的种子选手,李枫。

这是一位十分低调的选手,在顶尖大会上,并没有做出任何张扬的表现,一直以来,表现看起来都十分普通,彰显着一位寻常顶级种子选手的实力。直到先前进十强时,此人与龙啸的一战,才展现出了一些实力。

不过可以看得出,此人还有留手。

梦风一眼便能看出,这绝不是一位好对付的角色!

抽签完毕,万众期待的个人淘汰赛,最后的十强对决,也是随即展开。

龙艳雪对轻尧天纵,这一场对决进行十分的迅速,不过是短短半刻钟便是结束。结果当然是以后者落败而告终。这让场中不少人,都是颇感失望。因为轻尧天纵先前与雷攀战斗的表现,所以让人或多或少,对其还存在着那么一丝的期望。

然而,轻尧天纵对上龙艳雪,他自己就好像完全放弃了一般。与之此前两人的一战一样,他连底牌都没有拿出。

对于轻尧天纵的举动,许多人都感到十分不解。毕竟就算前者的名气和实力,看起来都无法与龙艳雪相比。但这样的对决上,总得拿出全力才是。连全力都不出,怎么知道一定就不是对手?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臆想轻尧天纵是看上龙艳雪了,实在不忍对后者出全力。这才屡番如此。

不过到底是出于何种缘由,那估计也只有轻尧天纵自己才清楚。

总而言之,龙艳雪成为了第一位晋级八强的选手。

第二场对决,可谓是万众瞩目!

全之行对赖星洲!

这两人对决一开始,全场便是沸腾声不断,整个会场中的气氛,都是在此刻完全炒热到了最高点。

“对决开始!”

随着高台上,轻尧世家长老的宣布声响起,场中的气氛,一时间完全爆发了!

全之行与赖星洲,也是在万众瞩目之下,纷纷的动了。

“砰砰砰……”

那是一种完全让人捕捉不清的速度,众人的眼前,只看到道道残影在擂台之上各处闪烁,然后耳边便是听到一阵急促的碰撞声。

两人的速度,完全超乎了众人的想象!

许多此前被淘汰的选手,此刻都在场中并没有离开。而当他们看到擂台之上,眼前这两人的对决时,无不是从位置上猛地站了起来,那一张张的面孔上,完全布满了震惊之色。

如果说之前顶级种子选手的对决,他们还能够理解的话。那么此刻看到全之行与赖星洲的对决,他们才明白。这被誉为冠军热门候选人,最顶尖的几位选手之二,具备着的,到底是怎样可怕的实力!

眼前这两人的对决,完全与他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那一次次闪瞬,那一次次碰撞,每一位,都让这些选手只感触目惊心!

就连还未被淘汰,包括梦风在内的八位选手,看着擂台上的大战,一个个的脸上,也都是露出了浓浓的凝重之色。

别的不说,就是眼前这两人展现出来的速度,对于梦风而言,就需要他全力施展紫霄逍遥步,才勉强能够跟上。特别是全之行,就好像天生的速度王者一般,那动作反应以及速度,纵使是梦风,也自认无法做到。

“这些由远古八千宗门后裔势力,精心培养的顶级存在,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口中轻叹着,一抹浓郁的灵魂力,也是被他施加在了眼球之上。这才让他的眼神,能够更清楚一分的捕捉到,擂台上两人的身影。

“千钧掌!”

“寒清掌!”

两掌相撞,一股惊人的能量波动四散而开。

全之行与赖星洲的身影也是纷纷闪烁而开,只是在他们脚下落到擂台上的瞬间,他们的身形便是再次化作了残影,比之鬼魅还要更快的前掠而出,再次碰撞。这般来回一击又一击。

直到赖星洲错手的一掌,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轰击在全之行的侧肩上。这如若闪电对决般的情况,才终于得以终止。

场中无数人,也是能够再次看清两人的模样。

“哗……”

一阵喧哗之声,于第一时间响彻而起。

明明经过了一番激烈异常的对碰,但两人此刻除了身上的衣衫略有些凌乱,还有全之行的嘴角,挂起那么丝丝的血迹外,便再无任何看似经过一番激烈对碰的样子。

“跟你对决,真没意思。”

擂台之上,全之行看着赖星洲,忍不住吐了口气,一脸的兴致缺缺。

只是他这话,听在场中众人耳朵里,却是让众人不禁一片愕然。

没意思?

卧槽,那样如闪电般的激烈对决,全之行竟然说没意思?这未免太夸张了吧?就算装B,起码也要装的像点好不?

当然,这只是场中众多,连全之行二人对决的身形,都无法捕捉请之人的想法。

而如梦风这样,能够看清两人对决的少部分人,却是明白全之行此话的意思。

虽然两人进行对决的速度快至绝伦,看起来激烈异常。但实则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烈。恰恰相反,两人除了速度快,其他方面看起来,并没有太多出奇之处。或者说,全之行想要展现自己的出奇,但却硬生生的给赖星洲拉着,让他无法展现。

总而言之,就是赖星洲战斗间,隐隐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节奏,强行将对手拉入他的节奏。哪怕对手明知道陷入了他的节奏,却依旧难以挣脱开,只能维持着现状。

这也是较为独特的战斗节奏,仅有少部分印师强者,经过千锤百炼的战斗,才能练就如此手段。

梦风,曾也碰到过一些,拥有属于自己独特战斗节奏的印师。而这类印师,往往都极难对付。倒不是他们有多厉害,而是你想将他们击败,却无比的困难。因为在不强行破开对付的战斗节奏前,你是很难找到击败对付的点的。除非有着压倒性的实力。

不过拥有这样战斗节奏的印师,往往也只拥有那么一套战斗方式。一旦进行更换,节奏就会自行崩裂。

因此,这种印师战斗方式始终保持一套。你只要熟悉了,就能轻松规避做出正缺的应对。但在你找不到攻破的点之前,却又无法攻乱对方,将对方击败。而全之行,此刻显然便处在这种境地。

也是因为这,才让他感到十分的无聊。

毕竟想要享受战斗的乐趣,那当然不可能只面对着一套攻势。而淡淡面对着一套攻势,接连对决,你便会渐渐感到厌倦。毕竟你伤不到对方,对方也伤不到你,只是单纯的在那互拼,比谁消耗更快,这种战斗,岂有乐趣可言?

或许对于赖星洲而言有。但对于全之行以及梦风这样性格的印师,却是完全感不到乐趣。不然的话,早在当初,梦风就已经能够开发出属于自己的战斗节奏了。只需要千锤百炼,他要变成赖星洲这样,绝非难事。

但就是因为他不喜欢这种千篇一律的战斗节奏,所以明知这是一门十分不俗的手段。他也没有去开发。

“看来这一场对决,马上就要结束了!”

看着擂台上的这一幕,设身处地之下,梦风完全能够猜测到,此刻全之行的想法。

不止是梦风,场中一部分人,如高台上的一众顶级势力之主,众多顶级种子选手,此刻的嘴角,大多也露出了然的弧度。

而场中众多观众,则还是一脸的茫然,完全不明白,全之行为何会说出‘没意思’这种话来。

“嗡嗡……”

也就在这时,一阵震耳如若一片蜂群掠过的嗡鸣声,在众人耳旁响起。

目光望去,只见在擂台上,以全之行为中心,一层奇异能量的波动猛地扩散而开。这奇异能量波动所过之处,四周空气皆是变得异常稀薄,隐隐间,可以捕捉到有些许空气在微微发颤,发出了这震耳如的嗡鸣声。

转瞬间,整个擂台之上的空气间,都是涌上了一层这样的现象。

与此同时,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全之行对面的赖星洲,那原先直立着的身子,忽然微微弯下了一分。

……(未完待续)

治疗退行性骨关节病的药有哪些
承德白癜风医院咋样
低血糖有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