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为了装门面节能

2020-10-27 来源:武汉娱乐网

摘要:为了装门面,二改子拿出从酸拉子那儿通过假钱生意赚下的钱,自己给自己买,还站的街了告人说是媳妇子给买的。 一、二改子是个好女人。

酸拉子说,二改子是个好女人。二狗和三狗出去到西安混上交警,全凭他妈二改子。

二改子站在街上,正在“酸拉子”的旁边,和一大帮子街坊围在一起分享两个儿子从西安带回来的大城市里的有趣的人和事。例如:故意让水轮头滴哒,就为的是偷那一脸盆子水。四邻们都觉得惊讶,怪不得小市民呢!叫得一点儿都不屈。有的说,在咱这儿,管子哗哗地流,谁稀罕那点儿水呀。有的说,咱不安水表,安上水表你也一样。哦,街坊四邻终于明白:敢情小市民和农民一样,有时还不如农民呢?可他们为什么老笑话农民呢!

说完城里人的事,二改子就不停地夸她两儿到了西安后懂事多了,心里有了她这个当妈的了,知道心疼了。大儿大狗也是少不了要说上几句的,都是忠厚老实勤俭顾家之类的话。

酸拉子是她的赌友,又是斜对门的邻居,两人常在一起玩麻将,并且玩得很默契很开心。

酸拉子刚夸完二改子,正好大狗从正街上走下来,提着从五道爷那儿买来的两箱子方便面和一捆子挂面并一塑料袋吃食,是为娃儿们上学买的。五道爷是管东西南北四路兼财路的土地小神,被文水人供奉在村里最繁华的十字街上。供销社、人们家的小卖铺多设在这儿。赶集时,这儿也是最红火的地方。村里人一说到五道爷,就知是买东西去了。

大狗有两个娃儿,一个五年级一个三年级。小人儿背着个大书包,跟上下班一样,一刻都耽误不得。到了冬天,天还黑着就上路!他老婆要早起做饭,黑灯瞎火的,没精神头儿,常赶不上套。娃儿们饿着走了。她老婆敲着炉火盘子报怨:娃儿们考学是考大人了。报怨完就又钻到被子里了。

等娃子们走了,夫妻俩有再打个盹儿的习惯,拉了灯黑了屋子再睡,那精神头儿才在老婆身上显现,把他拾翻得也有了精神头。等他哼哧哼哧喘完后,他就犯了睏迷糊起来。老婆便赤着脚蹬他,说天亮了,让他到五道爷那儿买方便面和榨菜去,并买两袋挂面和鸡蛋,她给他做挂面煮鸡蛋。

他想,娃子们每天早上饿的上学,哪能使得?他就翻身起来,抓了一把收下的电费,都是十几二十块钱的毛票票,因为他管着收全村的电费。他这干的,还有村民眼红。说他花电费,若让人看到他买了这么多吃食,指不定传出什么样的闲话来。为了避开村民们的目光,他脚下加快了步子。

酸拉子看到了大狗,对他说,你两兄弟回来了,你不瞄瞭瞄瞭。大狗说知道了,但并不停下步子,也没有要往酸拉子站的、他妈住的小巷子里拐的意思,而是一直朝村外的大马路上走,大狗新盖的房子在大马路旁。

酸拉子说,不过去看看吗?你那两兄弟可带回来值钱的东西了。

可大狗已经走出小巷几步远了,说,我有事,不进去了。

酸拉子又说,大狗的人品呀,就是高!要不是大狗让他两个兄弟,现在当交警的恐怕是大狗了。众人都在听,二改子也在听,看到大狗后本想叫他进去,但又立刻止住刚从喉咙里冒出来的话。

大狗听到酸拉子的话,就软和和地叫了一声酸拉伯,眼圈里有些潮了,说,我哪有那福气呀!走,一起到家喝酒去。

大狗心灵手巧,一抓电便看出来了。有个不服他的村民,也想跟他争管电的差事,学他的样子,裸手捉住电线接线,差点没被打死。事后才知道人家大狗穿的是胶鞋。看到被电打倒了这村民,大狗的老婆幸灾乐祸地说,有的事,不是谁想干就能干了的!

昨天正好收上电费来。酸拉子知道的,他比谁都清楚,常趁这个日子到大狗家蹭酒喝,如果搁到平时,他早不叫自到了,但今天他没挪步子,他要和二改子套近乎呢!

看着走远了的大狗。他又夸上了二改子,说是二改子是他们家里的佘太君。把二改子夸得直在街门口都不想回去。

酸拉子夸二改子是有目的,因为二改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能闹下假钱,在麻将场上使用过,有一张他还落到他手里,他当时不认的,赢了钱只顾高兴了。

第二天,在他二哥的饭桌上喝酒,酒足饭饱过后,他用洋火棍儿正剔牙,正好侄儿要出去,他把侄儿叫住,掏出来那一百块钱让侄儿买两包好烟来,最次的也要买大福。他二哥请他喝酒,他就给他抽好烟。他这人是向来不会亏人的。

他二哥给集体的选煤场当会计,经常抓钱的人,看到这钱就感觉不对劲,一抬手就把钱拿到手上了,在眼前东瞅西瞄,说这钱是假的,他在选煤场见过这种假钱,仿的和真的差不多,是从上海过来的。他经过培训后,才识得出来。并问:从哪里来的?

酸拉子想了一会儿,便想到麻将场上,因他是个闲人,没别的来钱处。但会是谁呢?他想来想去,最后才想到了二改子,他便骂上了:二改子这烂货,竟对他做出这种事来。囡儿时候就烂了,在西安跟个交警队的队长胡搞,搞大了肚子,遮不住了,没皮脸才躲回来。

他二哥说,这事我也记得,正怀着大狗,日子长了怕露了馅就嫁了如今二狗和三狗的爹。

他说,对对对,这个烂货。

虽痛快地数道完二改子,酸拉子还是没辄,假钱砸到他手里,他得想办法处理掉。找二改子对质吧,这烂货不会承应了,并要狗咬一口,入骨三分,可又不能吃了这哑巴亏。他在地上恼的像狗衔窝时一样转圈。

他二哥看到后,大笑,说:这假钱,到了我手了,再多也没事,走到集体账上,还不转到谁手里了!

他听到他二哥的话后,不转了,坐到炕上,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想:假钱走到二哥账上,就能……,何不……?

想到这儿,他向他二哥说出他的想法,弟兄俩合计出发财的门路:他负责闹假钱,他二哥负责处理。

为了实施他的这条致富计划,他把二改子好女人的说了又说,是想从二改子那儿弄出假钱来,可二改子这个烂货就是不吐那口,说是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假钱,更不知道有什么门路。

酸拉子想,得慢工工磨了,二改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见钱眼开的玩意儿,要不是老了,西安的“浪”水儿还不都溅到麻将场上这些男人们身上了,全村男人都快被她弄脏了。可惜眼下老了,卖不动了,底下都干了。闹出假钱来,是大家伙发财,二改子是没理由拒绝的,又不是他一个人吃独食!猜她唯一担心是怕出事,怕和他合伙不保险。女人家针掉到地下也怕砸了脚。酸拉子知道,只要让她晓得和他干出我们学院的女生本来就不多不了事,她放下心来这事就成了。

酸拉子别看是个男人,却比女人还女人,长得一张婆婆嘴,东家长西家短的拉瓜,别说和人好打交道的二改子,就是寡不淋淋不处人的人,几天他也能与对方说上话、套上近乎。况且他和二改子是有过深交的。

他和她在麻将场上玩,玩出了好人品:从不欠人赌资,从不审活(审活是土话,对人态度不好的意思)人。常是气定神闲地码牌,丢眉摄眼地扔牌:摸鼻子是棍、捂嘴是筒、忽眨眼仁仁是人人。麻将便打得顺风顺水、赢多输少,下来再平分赌资,他和她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赌友。后来两人也能一丝不挂的玩,玩的常是他欠她钱,女人在这方面常是赢家,他老婆就骂她是朝天银行,朝天躺下就能把钱招进来。所以两人的感情还是有基础的。

况且紧接着发生了一件事,让酸拉子终于能从二改子那儿拿到了假钱。

二改子看到两儿回来,给她带回来大包小包的礼物,西安的那男人还给买了貂皮大衣,心上这个高兴就崩提了,又得到酸拉子的夸赞,嘴上如同粘上蜜,那个甜,甜到心里去了。听到外面小贩卖豆腐,麻辣豆腐是三狗最爱吃的,从炕席底掏出钱来到外面买豆腐,忘记了炕炕席底下的钱都是假钱。况且是一百块的大钱。卖豆腐的小贩子就操上心了,看了半天觉得不对劲,正要声张,被酸拉子在旁边劈手夺过来,说咋了?买你的豆腐你还想吃人豆腐呀?小贩子要辩白,在一旁的酸拉子不容他开口,大声说,我看见了,小贩子吃二改子的“豆腐”。并指着二改子脖子里的一处白说,这“豆腐”不是那豆腐。二改子都是五十多岁的女人了,身上寻不出一块像样的“豆腐”来,说小贩吃她的豆腐,街坊四邻都半信半疑。二改子接上酸拉子的话说,三儿我也给办了两回媳妇子了,我当奶奶的人了,还跟你干那伤风败俗的事了。二改子的胡言乱语把小贩子吓坏了,再不敢张嘴了,小贩子肚了清楚,再张嘴可不是说理的事了。

二狗和三狗都站到小贩子跟前了,扑上去要打,被二改子拦住了,二狗的脚尖还是挑到小贩子豆腐盘子上,半盘子豆腐掉到地上碎成沫儿。酸拉子告小贩识相点赶快走,小贩听了,急推了车子,助跑了一箭之地,一脚踩住车蹬,一脚往梁上跨,慌乱之中,档撞在梁上,妈呀叫了一声,但也顾不得疼,蹬开车子跑了。

酸拉子的“见义勇为”,得到二改子的好评,二改子说他好管别人家的事,是个糊拉人。他二哥却说他,自己家的事不上心,却爱操心别人家的闲事情,尽长了些歪心眼子。他丈人说他是懒骨头,地里头都让老婆一个人没轻没重地受,他则躲到麻将场上磨指头儿享清福。别人的话都扯淡,酸拉子自有自己的总主意。酸拉子还是好和二改子搅在一起,和一帮不知迷黑的赌徒混在一处。

赌场里的钱,山样地堆起来,爱煞个人,也能浑水摸鱼花假钱,酸拉子又能从他二哥那儿换来花,两条路上都进财,钱上就宽裕了,便能对他老婆横眉立目了,常把钱扔到桌子上叫老婆展叠(土话,准备的意思)好吃好喝,他要喝酒吃肉了,男人来世上就为图吃喝了。要不,白转了男人。他老婆是个二婚,不敢和他这个头婚的但早已不是处男的男人较真。只是一味对外人讲,娃子们跟上这不亲的爹比亲爹还光趟,嘴上从来没受过制,荤腥儿没有跌断过。

在假钱上,一个上家,一个下家。酸拉子和二改子比以前的关系更密切了,但两人不常在一起玩麻将,而是各人在各人家里支摊子放赌,假钱放出去回来都是真钱。

这都是后话了,此时酸拉子手上捏着假钱,心里有了主意。

二、佘太君门口定乾坤

酸拉子把假钱小心翼翼地揣到内衣口袋里,心里想,二改子你个烂货,这下可让老子把你逮住了。口上却说二改子是佘太君,把家里的事都摆顺了,别余的女人那有这魄力。等走到二改子跟前,却压低声音说,这……假钱,咋又在你手里出现了!你还说没有,你看咋办?二改子说,少胡说,快把钱给拿来,想讹诈老娘,你眼长得后崩头上了。酸拉子说,我知道你嘴硬,可众人都看见了,这钱,要不叫公安局的过来验验?二改子说,老娘怕的你鬼多了。酸拉子说,我也不叫公安局,我现在就给你抖露出来,看你在街坊四邻面前脸儿往哪儿搁!二改子骂,你个绝户,你敢。绝户是指酸拉子没后,酸拉子有老婆,但老婆是二婚,不会生养,给他带过来两个囡儿,他跟上大囡儿混饭吃。打人别打头,说话别伤脸,显然是伤脸了。但酸拉子那人的脸皮厚。虽然在老婆和囡儿们面前脸皮薄,在家里一句话不顺心便伤着他了,但出了外头,球杵到脸上他都伤不了自尊,二改子有回还在他脸上撒过尿,他都喊,好爽。酸拉子不恼,仍在那儿责问二改子假钱的事。两人在二改子的街门口就那么压着嗓子咬架。

众人以为是谈天气凉了,别瞎吃凉粉之类的事呢?可二改子有点被酸拉子缠得恼火,但放不出火!众人看到二改子火冒三丈、酸拉子嬉皮笑脸。可他和她,众人都知道的!说不来说什么酸话话在调情呢。众人都不当回事。两人在那儿斗嘴,终是二改子怕败兴,先服了软。酸拉子就趁机问她,那事,你想通了没?二改子有些慌乱,说,甚事?酸拉子说,假钱呀!我给你把假钱放到安全的地方换出真钱,比银行都放心,你咋老不开窍呢!二改子说,这儿人多,不是讲话的地方,改天再谈。酸拉子不行,非得要答复,二改子就依了酸拉子。然后,两人像没事人一样又和众人说笑开了。

酸拉子又在众人面前,说二改子是“佘太君”,把家里治理的顺当:君是君、臣是臣。换句话说,母是母、父是父、子是子、女是女,这么个纲常伦理的顺序。后面的话,把二改子逗乐了,也让二改子脸上有了神彩。二改子就拿眼瞅酸拉子。酸拉子走到众人中间大声夸二改子。

酸拉子看到两儿出来搀二改子时,走到两儿近旁,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吃粮不忘种田人,你们凭甚能在西安大城市当上交警呢!还不是凭了你妈这张老脸吗!

两个儿听了后十分体贴十分孝顺地搀上他妈往家里走。众人看到一前一后披着交警皮的二狗和三狗从街门道里趾高气扬地走出来,一左一右气宇轩昂地搀他妈二改子到家里去,要让二改子看看他们从西安给她特意买回来的礼物。众人就说,二改子有儿女们的福了。酸拉子说,是以前的罪换下的。众人也都承应。

二狗和三狗对他妈的孝顺,也不是酸拉子的话起了作用,而是管交警队的从前的队长如今的局长他们口里经常磨叨的干爹,他向他们问过他妈的情况,叫他们要孝敬他妈。他们就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答应了。于是他们合计再从西安回来一定给他妈买许多礼物让他妈高兴,干爹局长也给他妈和大哥买了礼物,比他们全部买的都贵重:一块瑞士表,给大哥大狗的;一件貂皮衣,给他妈的。他们就羡慕大狗,恨不得自己也是干爹局长亲养的。有了干爹局长作榜样,他们就跟上学。就惦记着他妈和他大哥来,偏把当初执意要让他俩去当交警的亲爹忘到了一边,因为干爹局长从来不提亲爹,偶然提到,哼哈一下就过去了,且带着不耐烦的神情,他们就对亲爹也有了看法,说话也避着提到亲爹,除非干爹局长偶然问一下,他们都是谨慎地答,生怕答错了耽误了他们在交警队的前程。他们的乖巧,干爹局长是看到了,说,他们弟兄两个识趣,但做人却比不上他大哥。他们也得连连答应是是是。干爹局长听到了,又说,他们弟兄两个有趣。

共 757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生动传神的笔法记述了当代社会一个家庭的故事,在幽默的语境下留给人深刻的思考。作者把当代社会的普遍现象浓缩在一个普通家庭中,借斑窥豹,一目传神,形象地反映了整个社会的种种形态,揭示了在世纪初的物质欲狂潮席卷下人们灵魂中存在的拜金主义、金钱至上、道德滑坡、虚伪狡诈等等,堪称一幅当代社会的 画。作品的语言极富地域特色,形象而不晦涩,传神而又易懂,既保留了文字的方言特点又极具文学色彩。小说的人物鲜明生动,性格特点分明。巧言令色的酸辣子、自尊虚荣的二改子、老实懦弱的二狗爹、随意灵动的二媳妇、六六等等,无不生动传神,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读此作,就像行走在那个小村落,仿佛这些人物就在眼前,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活灵活现,真切自然。【:耕天耘地】【江山部精品推荐014021 12】

1楼文友: 14:49:06 此作有山药蛋派的余韵,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是生活化的文学再现。

巢湖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肝硬化全疗程用什么药
白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