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盗墓笔记续9 第五章 (下)

2020-02-15 来源:武汉娱乐网

盗墓笔记续9 第五章 (下)

刘麻子冷汗出了一头,声音不稳道:“你们、你们不下车吗?那里戒备森严,你们进不去的。”闷油瓶将目光看向我,似乎在征询我的意见。

“我要去。”我道:“小哥,这件事情逃避不了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必须要去问铁雷张。”

闷油瓶微微点头,目光直直盯着前方,大约又开了十多分钟左右,车子饶进了一片山路,周围是矮山丘与杂草,在路途的尽头,有一大片空地,上面有很多建筑物。

刘麻子忍不住道:“这就是我们总部,是用狗场的身份做掩护,那些狗都是训练过的,你们绝对进不去。”他话音刚说完,闷油瓶突然伸手,将方向盘猛的一打,整个车身顿时冲进了枯黄的杂草丛里,闷油瓶猛喝道:“跑。”我立刻反应过来,直接从敞开的车窜了出去,在草丛里打了个滚躲进深处。

于此同时,王盟和闷油瓶也窜了出来,我们三人立刻半俯着身体,迅速往草丛深处绕。

“可以了。”闷油瓶出声,我们三人在深草丛里隐蔽下来,目光看着远处的‘狗场’和车辆。

“小哥,他们会不会说出去?”

闷油瓶没吭声,手指着前方,示意我不要多嘴,先看情况。

片刻后,后面的两辆车停了下来,他们走到我们所坐的车前,接着,刘麻子三人都下了车,我惊讶的看着闷油瓶,不明白他为什么下车之前,会把另外一个人弄醒。

一堆人在车辆旁边似乎讨论什么,片刻后,他们径自走入了狗场。

王盟惊讶道:“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便明白过来,道:“他们三个也想活命,消息泄露出去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敢提。”闷油瓶点了点头。

王盟又问:“老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我说。

想了想,我又道:“等没人的时候,你就先回去,盘口的事情不能放下。”

此刻是下午,太阳已经垂下一半,但天色还没有完暗下来,我们伏在草丛里看去,只看的见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外围有铁丝,看起来很粗糙,铁丝里面,有很多竖起的木桩,上面栓了各种各样的大型犬,来来回回,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再往里面看,就是很多铁皮房,从外表看,这里俨然是一家狗场,但在被铁皮房所包围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则看不到了。

狗场一直没有人出来,后来我们干脆就坐起来等,等太阳只剩下一条边时,王盟开始下山,我和闷油瓶继续等。

“小哥,那些狗怎么避开?”

闷油瓶摇了摇头,淡淡道:“数量太多,没有办法避开。”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听着狗场时不时传出的狗吠,觉得憋屈,粽子砍死数,到这里,却被狗栓住了,连闷油瓶都没有办法。

我想了想,觉得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道:“这狗场是块围起来的圆地,不可能整圈都放了狗,咱们小心些,顺着狗场绕一圈,应该能找到突破口。”

闷油瓶点了点头,表示这个方法可行,我们又等到太阳完落山,周围都一片麻麻的时候,便开始向狗场前进,大约在离狗场二十米左右时,有些机警的狗就开始叫起来,里面放哨的人穿着工作人员的衣服,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拿着砍刀,开始往外查看,手电筒的光芒时不时就从我们头顶掠过。

但此时,我们已经开始绕道,围着‘狗场’转起了圆圈,它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杂草,在里面很容易躲避。巡查的人扫了几圈手电筒没有发现后,便去安抚狗,犬吠声很安静下来,我和闷油瓶在草丛里一路绕圈,眼前是黑匝匝的,但又不能开光源,因此走的很慢。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脚下突然踩了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绝对不是石头一类的,因为我一踩上去,它就发出了咯噔一声,类似于点灯开关一类的声音。

凭借着这几年的经验,我听到这个声音时,下意识的就停止了脚步,一动不动。

闷油瓶立刻转身,在我跟前蹲下,黑暗中用手指在我脚周围摸索了一圈,片刻后,他沉声道:“是报警器。”我听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这周围的杂草,很容易藏人,可以说是狗场戒严大的障碍,这些刀口上混的人,怎么可能不做一些措施?自己之前居然被想到,真他妈活该被人逮。

我站着没动,虽然报警器被踩到了,但狗场里很安静,既没有什么灯光,也没有突然响起报警声,我估计是跟地雷一个原理,用的是簧动,只要我的脚一移开,警报就会动。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因为论起奇巧淫技这类东西,闷油瓶是它们的老祖宗,现在这社会,他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果然,片刻后,闷油瓶就拍了拍我的脚,示意我可以抽脚,也不知他刚才蹲下去弄了些什么,紧接着,他道:“是路型警报器,后面一路都有,你跟紧我。”

路型报警器,是一种大面积铺在地面的报警装置,跟渔的结构类似,上面布满一个个报警的‘鱼钩’,一踩到就会中招,唯一安的地方,就是路的中空位置,如果是白天,只要仔细些就能避过去,但现在天已经接近黑,我们又不能大火,要摸黑避开机关的难度太大了。

这时,闷油瓶道:“它们之间有固定距离,我来算,你跟在我后面走。”紧接着,以被我踩中的‘鱼钩’为起点,闷油瓶走在前面,算准每一个路的位置,每当他踏完一个,就伸脚过来,我一只脚踩着他的脚背,被带到安区,如此往复,我忍不住道:“小哥,你这么一身本事,应该找个徒弟,你看我怎么样?”

闷油瓶顿了顿,黑暗中脸上似乎笑了一下,他道:“你……不行。”

“为什么?”我道:“虽说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但咱俩谁跟谁,就算只剩一口饭,我也把多的留给你。”说话间,我们已经饶到了狗场的西面,里面的铁皮房里,透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没有看见狗一类的东西。

我停住了话头,两人对视一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当即小心翼翼往铁皮边上走。

其实,默契这种事情,是种很奇怪的东西,我永远都不知道闷油瓶在想些什么,但偏偏有时候,却能很轻易看出他的想法,比如现在。

或许,这种东西,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出来。

围着狗场的是一张铁,事实上这是一种比较高明的防盗办法,有些人喜欢在住宅外面,围一圈铁栏。事实上那种铁栏完没有丝毫用处,唯一的可取之处,大概就是比较坚硬,方便小偷攀爬,而这种铁,虽然造型难看,但法承受人的重量,因此法攀爬,反而是为安的。

我看了一圈,没找到进去的方法,就在这是,闷油瓶拉了我一把,扯着我往反方向走,我心道,闷油瓶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啊?难道一张铁就将他拦住了?

我抽出手,刚想劝他有点毅力时,突然发现在铁的有一角,居然破了个大洞,我惊了一下,道:“你弄的?”

“狗洞。”闷油瓶说完,就钻了过去。

算了,狗洞和盗洞,其实差不了多少。我连忙跟在他后面钻过去,狗场中央的位置,都被铁皮房保温起来,那铁雷张给上面办事,必定是心绪不定,等着刘麻子等人复命,而我和闷油瓶在外面等了一下午,也没有任何人外出,那么也就是说,铁雷张还在狗场里,很可能就是这些铁皮房的中央位置。

我没多说,进去后便弓着身体,靠着铁皮房一路往中央地带而去,一路上时不时可以听到从铁皮房里传出的声音,有赌博的,有喝酒的,甚至还有在床上做运动的,可以看出,这地方人不少,估计这次截我的命是件大事,铁雷张不敢掉以轻心,因此将大部分人都调过来了。

我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怎么?如此殊荣,恐怕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闷油瓶耳力极佳,偶尔有狗场的‘工作人员’巡逻,他也能很发现,极的隐秘起来,很,我们穿越了外围的铁皮房。一动黑色的别墅建筑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栋别墅修建的很低调,从外表看不出多精美,但灯火通明,角落的地方,肉眼都可以看到很多摄像头,我们避开那些地方,从别墅后面翻了上去,在闷油瓶的帮助下,如同小偷一般,爬上了其中一扇户。

透过户看过去,这是一间房,灯打开着,没有人,我才冒了个头,正打算推进去,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紧接着,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踱步进来,穿着白色的唐装,竖着寸头,显得很悠闲,他一进门,目光顿时和我对上了,霎时间就一个踉跄,失声喝道:“谁!”

我估计,任谁看到户上出现一颗人头都不会镇定自若。这人我认识,就是铁雷张,虽然之前想不起来,但一看到本人,还是有些映像。

我笑了笑,推开户,翻身进去,道:“张叔叔,你忘记我了吗?”

n

怀化癫痫病专科医院
汕头男科专科医院
什么食物舒筋活血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