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一层薄雾营养

2021-01-16 来源:武汉娱乐网

天将晓,一层薄雾,萦绕在开满油菜花的山间。梯田上,赤膊的老汉顾不上揩一下满脸的汗水,依然用青筋暴起的双手,重复千百年的动作------奋力地刨土。

特别是在对受害者造成实际利益侵犯的情境下喔喔!山脚下沉睡的山村醒了,偌大的百年中新昆明11月26日电 ( 任东)26日老寨的上空,升起了稀疏的几缕炊烟。阿婆推开门,心疼地叫醒孙子:“乖娃儿,起噻,该送饭去啰。”

八岁的旺儿好梦正酣,揉着困倦的眼,撇了一眼窗外,委屈着:“阿婆,太早啰,天刚麻麻亮啊。”

阿婆一边帮他收拾床,一边解释:“是早,木得办法,农时不等人,别人家早都种完了,今个抓点紧,把山上那块包谷种啰,马上就到芒种节气喽,再不种就来不及噻。你阿公都去山上干了两个多小时啰。你背起这篓早饭,我去下屋背化肥,咱们两个一起上山去。吃了早饭,你在前面点种子,我撒肥,阿公埋土,争取在下雨前把地都种上,秋天才能有个好收成,供你娃儿读书。”

旺儿听了,一骨碌爬起来,三下两下就穿好衣服,来到灶间,背起阿婆准备好的背篓。蜿蜒的山路上,摇曳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阿婆,秋天,我就可以进城读书了吗?”

“要得,就是为了你去读书,你爸爸妈妈才进城打工,多攒点儿钱,好交择校费。”

“为啥子非要去读那贵族小学,择校费就好几万。我可不想去城里头, 我就在咱们乡小学好不?”

“你个瓜娃子,你妈妈还不是希望你有个 好的学习环境,以后考个名校,改变命运。”

“那是她个人的想法,又不是我哩。她自己啷个不好好读书,改变啥子命运,现在来命令我,我才不想离开阿公阿婆。”

“唉,现在我们山里,留不住人喽。你看看咱们寨,还有好多人家噻?都进城啰,就留下我们这帮老的,你们这些小的。你看看,这片是后寨老雷家的地,今年闹不好又得撂荒啰,多可惜啊。”

说着走着,远远的,可以看到梯田上老汉的身影了。

“阿公——!我们来啰!”旺儿撒欢地跑了起来,山坡上撒下一串串开心的笑声。

老槐树下,爷孙三人在吃饭了,阿婆一边盛粥,一边数落老汉:“你个老东西,起得太早啰,天不亮就来干活儿,这样干,你的老骨头,啷个抗得起?也是快六十的人啰,还当你才十八噻?”

“唉,不起早啷个办?大海他们今个又回不来帮忙春播,老祖宗留下的这些土地,就指着我出力啰,总不能跟别个家一样,都荒了长草。”

“你能管这几年,那以后你干不动啰谁管,撂荒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没得办法,古老话讲:‘父母在,不远游。’现在啷个还有人记得?”

“那也不能这样起早贪晚的,太熬人啰。”

“没啥子事的,累了我就歇一哈。”

旺儿在一边皱起了小鼻子:“阿婆,今天的米粥太稀啰,啷个米粒都没得?”

阿公宠爱地摸了摸孙子的头:“我家娃娃跟着受罪哩。你阿婆眼睛白内障,看不清楚噻,放米没得几颗。快喝吧,我都喝完了,吃完好抓紧干活。”

“啷个搞的?早起明明放了一碗米噻?”老奶奶也喝了一碗。

“你的眼睛该做手术喽,别总是舍不得钱嘛。”

“唉,我一把老骨头啰,能摸到做活儿就行,又不是啥子都看不见。作这个手术要几万哪。花那钱不值得啰,留着供我孙子读个好学校,以后考个好大学。”

“嗯,反正今天的米粥不好喝。”旺儿嘟囔一句,赶紧喝了,就去拿出背篓里的种子。吃了饭,收好了家什,田上三个人影开始在垄间劳作起来。

日头落山了,夜色笼盖了山村,旺儿家的灯始终没有亮起来。村里人也没有在意,毕竟都累一天了,谁有这闲心去看看他们。

又是一个黎明,放羊的老倌儿路过山坡,才发现躺倒在地里的爷孙三人,他们已经昏迷不醒,口吐白沫,青紫色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气。老倌儿唬了一跳,丢下羊群,连滚带爬地跑回村,远远地看到人影就大喊起来:“快来人哪,大海家出事情啰——”

村长听到声音跑了出来,一听老倌儿说完情况,急忙摘下自己家的几块门板,和闻声赶来的乡亲们一起上山去,把他们祖孙三人抬回村,又张罗着找邻里的三轮车,跑了几十里地,才送进了镇医院。

远在几千里外的大海接到,大吃一惊,心急如焚地坐上火车往回赶。火车上,大海心里牵挂着生命垂危的亲人,眼睛空洞地凝视着远方,旖旎的春光在车窗外飞速地闪过,却没有一分落入他的心底。妻子红梅在他身边斜依着,虽然哭得极累,红肿的眼睛早就睁不开了,嘴里不时地还在抽噎着,心里充满了懊悔。“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每一声似乎都敲在大海紧绷着的心弦上。

当大海来到医院的抢救室门口,抬起的手反而迟疑起来,他真的怕听到那不想被证实的结果,咬了咬牙根,轻轻地推开房门:三张并排的床上,躺着三个生命垂危的亲人。床头的护理卡上写着病因:“萘乙酸钠中毒。经鉴定,那罐大米粥,含有大量无机化肥。在他们家的偏房里找到一袋混进化肥的大米口袋,据推测是阿婆看错了口袋,把大米和化肥放混了。

疲惫的村长听到开门声迎了过来:“大海,总算把你们盼回来了,镇上的医院条件差,我们能做的都做啰,只是他们,还是发现的太晚……”说着,他七尺多的汉子也忍不住哽咽起来。

一走进病房,红梅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孩子床前:“旺儿!我的娃儿,妈后悔啰,真的后悔啰,你快醒醒,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好不好?……”

大海猛地跨了一大步,“扑通”跪倒在床前:“我回来得太迟啰,太迟啰……”泪,肆意的流着,可是亲人,却再也听不见他们的呼唤了。

勤劳的阿公走了,带着对这片土地的恋恋不舍;简朴的阿婆走了,带着对未来的无限向往;天真无邪的旺儿走了,带着对父母的千般思念。开满石竹花的山坡上,三座新坟前摆满了水果和鲜花,大海和红梅久久地跪在坟前:“老汉儿!阿妈!旺儿!,我们是罪人啊,我们是罪人啊……”

远处,出寨的三轮车旁,又在上演着骨肉分离:寨子里的最后的几名汉子带头组织成包工队,准备去城里作农民工,不满两岁的娃儿,扯着嘶哑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紧紧地抠住同样泪痕满面的妈妈的衣袖不肯松开,紧紧抱着他的外婆,只能狠着心把他的手,一指一指的掰开来……

共 2 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微小说讲述的是,在今天经济社会,年轻人都去城市寻找机会的大背景之下,发生在这个被社会遗忘的小山村的悲情故事。开篇读来,还以为是一个很清新平淡的农村题材,没想到,故事发展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情节突然紧张起来,让人揪心,小说那残酷的结局,凸显出农村悲凉的现状,空巢老人的无辜与无奈,非常具有冲击力,震撼力,也突显出社会与人性的冲突。最后留守儿童撕心裂肺哭撕扯,更是引发读者深深的思索,究竟是经济重要,还是亲情重要,这是当今社会,人人所面临的普遍问题,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在二者之间,做出一个艰难的,正确的选择。跌宕起伏,发人深省的一篇微小说,。【:青峰】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2: 8:09 这篇微小说通过爷孙三人一天的劳作以及相互间的对话,反应现如今农村的真实情况:劳力都进城打工,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守候着一片土地,从奶奶的话代表进城人的想法,多挣钱改善生活,爷爷的话代表守候在家里人的话:爱土地胜过爱自己,那是自己的根本。文章人物形象语言特色都很鲜明,推荐。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回复1楼文友: 1 :15:54 谢????然而谢社长的指正,辛苦!

2楼文友: 1 :1 :40 这篇小说是一个不很成功的练笔,谢谢青峰老师的辛苦,敬茶! 只是耕耘,不问收获

楼文友: 17:40: 7 看完这个结尾忍不住哭了,想想我们的身后,多少这样的老人和孩子。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回复 楼文友: 19:22:58 这个故事,只是一个缩影,更多的悲惨事故,依然在各地纷纷上演。希望通过这个微小说,可以引起更多人理智的思考,在我们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是金钱?亲情?

4楼文友: 22:29:59 读罢,泪水止不住的流,这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缩影,无奈的社会,还是爱慕虚荣,让一个个家庭支离破碎,苦的也是几代人,于是有了一种人,叫做 留守

5楼文友: 09:54:21 一罐米粥引出的血案,反应空巢老人与儿童的问题。 力求心我们还会保持易信产品的创新。我们认为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6楼文友: -14 22:01: 4 年轻人外出打工,村里不是留守老人就是留守儿童,揭示了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

回复6楼文友: -17 06:52:45 谢谢留墨!

福州妇科医院
TX运动
哈尔滨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