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太古神天 第二十五章 对赌

2020-03-10 来源:武汉娱乐网

太古神天 第二十五章 对赌

于景注意到林天这边的反应,惋惜地叹了口气,有些失望,一般药鼎发出这种声音,都是火焰太猛,丹药炼制失败的体现。

王奕飞见此,喜出望外,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一点都不懂得凝聚丹药的时候宁愿火焰温度低些,也不要操之过猛的道理。第一关第一又怎么样,还不是获得不了一级药师?相比之下,自己比林天好多了,至少现在还是顺利的。

林天一脸肃然地打开鼎盖,一阵烟雾升起,待烟雾散去,定睛一看,发现丹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

“怎么会这样?小火苗的作用?”林天看着蓄力丹上面的纹路,心里十分不解。

林天拿起准备好的玉瓶,将炼制好的丹药放了进去,这个过程并没有任何人见到,包括于景,即便于景见到,也不会认为林天炼制出的丹药有多好,毕竟刚刚药鼎的火焰爆了一次,对丹药肯定会造成不小的损耗。

林天将玉瓶严实盖好,放在一旁,便在药鼎的一旁坐下,边恢复体内消耗的元气,边闭目养神,边回想炼丹的过程中得到的感悟。

虽然之前熟记《丹命》在先,但总归是纸上谈兵,没有实践,这是林天的第一次炼丹,可以说是大有收获。

于景注意到林天并没有重新炼丹,猜测林天放弃了此次比赛,有些大失所望,枉费自己那么看好他,炼丹有耐心恒心也是重要的一面。这么轻易放弃,难有大的成就。

林天自然不知道于景的想法,沉浸在自己的修炼世界中,小火苗除了刚刚那短暂的异动,现在倒没有什么异常,不过元气恢复的速度倒是快了一丝,精神得到舒缓。

三个时辰转眼即过。

王奕飞赶着在最后一刻将丹药炼好,满头大汗,松了一口气后不忘嘲讽林天:“失败者,好好待在乡下不待,何必来这里丢人现眼呢?”

陆陆续续有人离开考场,这些都是没有在规定时间炼制出来的,一脸垂头丧气。

剩下的人将装好丹药的玉瓶放在桌子边上,静等于景检查。

“乡巴佬,你不跟他们一起离开?还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么?”王奕飞斜着眼趾高气扬地道,似乎跟林天一起在一个考场多呆一刻,都是对他一种人格上的践踏。

王奕飞这一句一句乡巴佬,着实烦躁,林天虽然脾气不差,但不代表他是好惹的,相反他一点都不好惹,以前不好惹,现在更是,所以他要惹回去,让敌人打碎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吞的那种惹。

林天对着王奕飞道:“既然王公子觉得我丢人现眼,那我们要不要来比一比?比我们两个炼制出的丹药,如果我的丹药品质比你的高,那么便输给我十块上品灵石。凭王公子在咸阳的名声,应该还是拿得出十块上品灵石的吧?”

“哈哈哈,我会输给你这个乡巴佬?”王奕飞似乎听见什么可笑的事情,又接着道:“如果你输了呢?”

“那我承认我是个乡巴佬,然后滚出咸阳!”林飞答道。

“这惩罚太轻了,毕竟十块上品灵石可不是小数目,再加一个条件,若你输了,卖身我王府三年,不得反抗!怎样?”王奕飞阴险道,林天落入自己手中,怎么折磨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可以!”林天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王奕飞见林天答应得这么痛快,担心林天输了后会赖账,向于景说明了情况,请他来做个见证,这样林天输了也无法耍赖。

于景皱着眉头,对着林天道:“林天,你想好了?输了的话可是失去三年的自由呀!”

王奕飞是个怎么样的人,于景自然是有所耳闻,所以担心林天被王奕飞坑了,虽然对林天的炼丹失望,但毕竟林天对药材的理解还是非常透彻的,也算一种天赋,说不定以后成熟些,成为一名药师也不是不可能的。

“考官,林某想好了,对赌约并无异议!”林天正怕王奕飞输了后赖账,自己没有什么办法,毕竟王奕飞是咸阳的地头蛇,没想到这王奕飞竟然找来于景来做见证,恰好顺了自己的心意。这叫做打瞌睡的时候有人来给自己送枕头,十分爽快。

于景没有再说什么,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林天这样选择也没有办法。

“那先看王奕飞你的丹药吧!”于景说道。

王奕飞一脸自信地拿起瓶子,倒出一颗在掌心,笑着说:“考官,你看,这就是我刚刚炼制好的蓄力丹,两纹丹药!”

于景随意瞄了一眼王奕飞掌心的丹药,淡淡地说了句:“确实是两纹丹药,倒也不错!”

不同种丹药之间有等阶区分,如一级玄丹与二级玄丹。而同种丹药之间也有区分,丹身纹路越多,说明丹药的品质越高。品质越高的丹药,带来的副作用便是越小。

一纹到三纹,只能算是下品,四纹到六纹为中品,七纹到八纹,则为上品,服用上品丹药,副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比如一般的蓄力丹,服用后会有一段时间进入虚弱状态,而服用上品的蓄力丹,则是几乎毫无虚弱。

至于极为罕见的“九纹”,被称为极品丹药,不仅完全对身体没有损耗,药效更好,而且可以不间断服用。当然,服用得越多,药效自然会没有那么明显。

九纹往上,据传还有十纹,又称“丹云”,这种只在传说中存在,至今未有人炼出,包括药乐坊。

王奕飞胜券在握,有些迫不及待地对着林天道:“现在轮到你了,赶紧把丹药倒出来,希望你能拿出比我好的丹药,哈哈哈!”

他可是亲耳听见林天的药鼎火焰瞬间爆了一下,有可能林天的玉瓶里,放的根本不是丹药,只是药物的残渣罢了。王奕飞已经在心里想好十几种折磨林天的方法了,竟然敢跟自己打赌,自作自受。

于景看着林天,心中并没有抱任何希望,有些可惜地道:“林天,该你了。”

林天轻微地点了点头,拿起药鼎旁的玉瓶,缓缓倒到手心。

“于考官,您看,这就是林某刚才炼制出的丹药!”林天颇为自信地说道,只是笑容有丝怪异,仿佛在嘲笑着某人。

长治治疗男科费用
南通白癜风医院
金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武汉娱乐网